那些年我遇到的机车妹,rainbow4的机车妹

每个人心裡都有一个忘不掉的机车妹。
几年前的某天。
我一个人叼著烟站在曼谷的十字路口。
思考为什么女友a消失了。
「没道理啊?」
「怎么可能就这样不见了。」
「昨天才看到她的。」
我深吸一口烟。
「机车 ,明天要回去了。」
隔天回国 后,马上点了根烟 、打开电脑。
然后订了下一季的曼谷机票。
维持这个循环大概一年半的时间吧。 期间我到处打听还是完全没有任何消息。
于是我变成一个经常在曼谷夜晚游荡的诡异男子。
呜呜,虽然女友a也是机车妹,但我就是想找到她。
就在我寻找a 的那段时间,我遇到b 。 那天晚上,我还是没找到阿敏。
失落的我,持续著单独喝酒的夜晚。
明明Rainbow4裡的妹子身材这麽好,好奇怪啊,我怎么会都没有感觉咧。
喝着喝着,台上妹子一轮换过一轮。
手裡还一边敲Line跟朋友聊天。
「这里的妹子啊。」
「最近感觉变糟了。」
「实在是⋯⋯」
突然看到躲在台上角落玩手机的b。
「实在是很正啊。」
『欸,我擦 ,在说啥啦。』
虽然被朋友这样呛,但既然找到正妹,还有什么好聊的。
b是个20岁的北方妹子,长得很可爱,皮肤白,身材好,声音又细又好听。
完全天菜感。至今我仍然没有遇过条件比她更好的妹子。
只是这个人在店裡惜话如金,离开以后囉哩八唆。 有那么 一瞬间我会觉得⋯⋯
「大妈灵魂、偶像外表的少女啊。」
大妈灵魂对我来说有点禁忌,只是久了好像也突然觉得有点可爱。
举几个日常对话给大家感受一下。
『想去哪里玩?』b睁著她的大眼睛盯著我看。
『你想做什么?』
『你想做什 要跟我说。』
「我很饿。」
『可是我不饿。』
『你还想做什么?』
那还问我。你帮我决定啊。
又或是像这样的对话。 『会说日文吗?』b用日文问我。
「喔喔,你会说日文?」我用日文回她。
『可是我只会这一句而已。』然后她用英文回我。
「你学这句很容易让人误会⋯⋯」
要不是她可爱我简直想掐死她。
第一次一起出去玩的时候。
她穿著一套黑色洋装,高到可以用来当凶器的细根高根鞋。
也因为高跟鞋很高的关係,走路不太稳,所以她很喜欢牵著我的手。
b的手软软的,一摸就知道没做过家事。
在这我也感谢高跟鞋发明。(跪拜)
还记得那天她一见面就跟我说
『你陪我去逛夜市好不好?』 就这样直接叫了台计程车陪她去辉煌 夜市。
在车上b从包掏出一堆饼干出来,自己吃一口还要逼我吃一口,弄得像在车上野餐。
大家都知道的曼谷塞车有多严重。
从asok到汇狂夜市,车塞到足足吃完3包饼干才到!
唔,这傢伙的包包里面到底藏了多少食物,至今仍然是不解之谜。
之前曾经跟大家说过,带b在路上逛街,是一段让人很得意的事情。
她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气质,让人觉得好像真的牵著自己的正妹女友一样。
于是逛街的时候一直被行注目礼。 以前陪女友逛街,常常会被问些很难回答的问题。
阿莉同样也问了一轮。
『这件好不好看?』
『黑色好还是粉色好?』
『这件衣服穿起来好像很胖,对吗?』
但可能因为她不是真女友,被问也不会因为心理负担觉得很困扰。
有什么 就能说什么 ,实话实说的感觉真好。
每次只要我一回答「好看」,她就会把衣服买下来。
最后变成我手上提著大包小包的。
对了,她当时做任何事情,都没有让我帮她付过任何一毛钱。
还会买一些小零食给我吃。 特别提出来,给各位参考。
『我⋯⋯好像买太多了⋯⋯』
「你终于发现了。」
『那现在怎么办?』
『我们先回你房间好了。』
「可以啊。」
『你就是想带我回去你房间。』
「是你说的又不是我⋯⋯」
不过她说的也没错就是了,不然我干嘛带她出来。
最后折腾好大一段路,才终于回到房间。
b 这个人。
有一套她自己的房间SOP。
你可以什么都不做,反正她会逼你照著她的SOP做。
有时候感觉还是有点尴尬的。毕竟,我不一定想这样啊。
举个例子,把手指放到你嘴边,或把其他东西放到你嘴边。
我常常都因为她这样满脑子问号。 当天是第一次带她回房,我还不知道她有这种套路。
还记得我的感想是,年轻的妹子啊,触感真的是非常优秀。
以前的我不了解人家说年轻有弹性是什麽意思。
碰到b的那瞬间我真的懂了。(羞)
结束以后我累得瘫在一边。
但腰还被阿莉的脚夹著。
「不放开吗?」
『等等啦,抱一下。』
b说完突然过来抱住我。 其实,我也不抗拒就是⋯⋯甚至可以说感觉很不错。
『有时间记得再带我去逛街。』
『你想做什么我都会答应你。』
b 把头窝在我胸口说。
因为她对我说了这两句话。
我找到a前,只要待在曼谷,每天都会去把b带出来玩。
当时感觉彷彿找到a的替身一样。
即使我心裡隐隐约约还有要找a的念头,但只要有b万事都ok。
至于后来为什么连我容忍度这么高的人。
都觉得她变机车妹呢?
我们留著下次再聊吧。

星哥东南亚,泰国夜生活,越南夜生活暗黑团专家
关注我们
  • YouTube

订阅我们的Youtube频道

​微信客服: nightlifedash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