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靠近越南,头顿酒吧故事

我同一座陌生城市开始不再陌生,是在这个城市找到了一个基地。 可能是一家酒吧,一家咖啡,或是一家酒店。 我同一个陌生女子开始不再陌生,是在这个夜晚记住了一个气息。 可能是一次冲击,一次旋转,或是一次再见。 我忘记了那个晚上大海的颜色。 那是一个海风很大的夜晚,街上只能听到风声。 我在这个名叫头顿的临海城市,有一家常去的酒吧。 营业到凌晨2点,我出现的时间是在11点。 我对这家酒吧的第一印象是6厘米的黑色高跟鞋,恰到好处的撞击地面的清脆声。 黑色长裙,黑色高跟鞋,慢慢的移动,抬脚,放脚,咔,咔,咔。 高跟鞋和地板碰撞的声音。 我看不到她的上半身,除了裸露的小腿。 迷幻的画面,迷人的画面。 我是一个喜欢坐在吧台的男人。 即使我总是会刻意保持着不愿交流的冰冷脸孔。 做出拥抱的姿态却盼不到拥抱。 理智后的期待,是部分程度的自我伪装。 威士忌加冰是标配。 我和这家酒吧的熟悉程度已经到了这样。 我在吧台坐下后,默认帮我点一杯威士忌加冰。 有时为破坏这份默契,我可能会说。 少加一点冰,亦或是多加一点冰。 我是一个怪人,我甚至都会怪自己。 现在客人不多,背景音乐是一些youtube电音合集。 我钟意的越妹,她在陪伴别的客人。 她的脸上挂着笑容,她的左手食指在不断的触摸着酒杯。 她的眼睛,含着笑意,围绕着那群欧美人。 我觉得那一刻的她,光彩照人。 她看上去是一个非常会处理社交关系的女生。 包括我同她的社交关系。 游刃有余的舞动在舞池中央,带着迷人的笑意。 这个世界很迷幻。 这种迷幻的节奏,我应该跳起舞来。 跳舞的俘虏,不要小瞧我的舞姿。 我几乎没有看到她向我这边看过来过。 我很笃定,在我又喝了一口威士忌之后。 奇妙的世界,我更笃定的是,所有的情况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我,这个中国客人,今天又来了。 我亦是没有正眼看过她。 只不过,过度搜索她气息的眼睛,讲了一个委婉的故事。 我认为这个故事透露着爱。 她认为这个故事的起点是性。 我在想,威士忌为什么这么烈的时候。 一个加拿大人坐到了我的隔壁。 这个加拿大人让这个夜晚有了其他捉摸不透的颜色。 是我喜欢的颜色。 他厌烦这个世界的一切。 他厌烦这个酒吧的迷离灯光,他厌烦这个酒吧的工作女郎。 他是这一晚的插曲。 插入的很意外,却又打满了润滑油。 我忘不了他的口吻,他的身体动作,他的眼睛。 他说,这些女孩,丢失信仰。 已被上帝放弃。 而你,上帝正眷顾着你。

关注我们
  • YouTube

订阅我们的Youtube频道

  • Facebook

加入我们的Facebook小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