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曼谷大手町妹子的故事,我不想做渣男

我以前很爱去大手町. 因为我在大手町有个真的很喜欢的妹子。 故事怎麽说起呢?先说点往事好了。 在那段短期频繁往返曼谷的日子裡,我每次只要入境曼谷,就一定会到大手町报到,大手町旧店的小房间,到现在各种大房间,几乎每一间我都去过,开始前给那些想看懒人包,不想看经历的朋友,大手的VIP ROOM只是放大版本的Jacuzzi Room,想要一个可以跳舞的空间的话可以选VIP ROOM。 大手町以前在旧店有一阵子不用iPad选妹,妹子们都会坐在沙发上让你慢慢看,这几年可能竞争激烈,妹子们流动大吧,以前那种整排都是妹子的情况,现在比较少见了,不过用iPad选也有个好处,就是在同一家店想选谁就选谁,不会有人情压力,就算有几个认识的妹子,也不会有任何尴尬的感觉,毕竟见到人的机会也不高,虽然我还是遇过⋯⋯不过那是另外的故事,之后再提。 还记得第一次到大手町的时候,我是往旧店跑,当时我选Shower Room,年轻不懂事,总觉得没必要选太好,结果一进门,除了床以外,几乎只有一个走道加上一个淋浴间的空间,小得惊人,从那天之后,我到哪裡,绝对至少都选有浴缸的全套服务房型,不然太尴尬了。 除了Premium,大手町旧店的房间也渐渐在改装,前几次去的时候,有些房间已经改装得很不错了。 在大手町陆陆续续也认识几个妹子,我不敢说每一个都超满意,但在这体验过不少花招跟超多类型的妹子倒是真的,直到有一天,我认识了一位新的妹子,我们就叫她小君吧。 小君的条件肯定不是我在按摩店遇过最好的,而且一点也不塑胶,如果是在蛇美的话,她就算站在我面前10分钟我也不可能会跟她搭话。 只是没想到,第一次见面以后,简直让我完全被大手町这家店黏住,如果要说我喜欢大手町,不如说我喜欢小君这个人。 其实,我是个很害羞的人,跟个性开朗的她比较起来,我简直像自闭症一样。 说到我害羞又要有人不信了,真的啦。 反正,虽然我一直保持到处探险的习惯,但只要我觉得心很累,我就会去找她,她也会一如往常地帮我充电,每次只要跟她见面,我都能忘掉那些烦人的鸟事,我都还是维持这个状态,只要心情不好,就找小君,这样的循环,久到像是种奇怪的强迫症。 小君大概是我第一个从顾客变朋友的妹子,当时有事没事都会问她一堆奇怪的问题。 今天要说的,是我最后一次去大手町见她的故事。 那天跟小君约好要去找她。 走进店裡,直接就跟日本小哥说我要找谁,还顺便选了VIP ROOM,这天是值得纪念的日子,所以必须要选大间的,不过我还是要说,只是比较大而已,跟Jacuzzi Room没啥差别。 照惯例稍微等了一下,小君直接跑来我的座位找我。 小君 走囉。 我 好啊。 日本小哥 怎麽可以这麽没礼貌。 小君 你也认识他好吗? 日本小哥 认识也要有礼貌。 瞎聊几句就跟小君一起进房间。 小君 你今天看起来很开心。 我 因为我真的很开心啊。 边说边从包包拿出几瓶饮料。 我 喝啊,乾杯。 小君 咖啡跟茶有什麽好喝的。 我 才中午你想喝什麽。 乾杯以后,小君直接把我衣服全部扒光,把我推进浴室,快速刷洗之后要我到气垫上躺下。 然后她就压到我身上。 边滑她还边问我。 小君 到底什麽让你这麽开心? 我 蛤,现在聊吗? 小君在我背上滑来滑去。 小君 现在聊聊不是蛮好的吗? 我 好吧,我告诉你。 我⋯⋯ 小君突然凑上来勒著我的脖子。 一瞬间以为要被杀了。 小君 算了你不要说。 一如往常,其实我也不知道大手町到底算好还是坏,毕竟有种好像变成习惯的感觉,不过我在这见过的六七个妹子,至少有一定的水准。 气垫洗完,小君约我到按摩浴缸裡面躺一下。 小君 你先进去躺好。 我收一下。 我这个人一向听话,直接走到浴缸裡躺好,看著小君收气垫床,不过其实就是冲冲而已,没多久她就收好了,一进来浴缸就过来背对我要我抱著她。 小君 抱好。 我 喔。 我把手从她背后穿过,环抱著她的腰。 小君 不是这样。 然后把我的手往她的胸部移过去。 我其实不是这个路线的,一瞬间突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小君 我这样不好吗? 我 很好啊。 没什麽不好。 对了。 你今天怎麽没问我。 小君 问什麽? 我 你不是都会问我要在气垫上还是床上吗? 小君 我想在床上。 我 喔好。 泡了一阵子浴缸,在裡面嬉闹一段时间,好像能在浴缸裡面做的事情都做过一轮,除了OO以外,没错,OO就是我说不出口的那件事。离开浴缸以后,互相擦乾对方的身体,就到床上躺著。 今天的小君,感觉和平常不同。 虽然平常的感觉也很好,但这天充满侵略感。其实我能感觉得出来的,这些妹子做某些事情是因为工作,但这天似乎有一点点不同。 莫名其妙压了上来,一口气就做了一整套,中间还被这样问。 小君 套子。 我 怎样? 小君 想拿掉吗? 我 ⋯⋯ 不好吧。 你疯了吗? 小君 我从来没试过。 跟你应该可以。 我 不好啦。 说完以后,小君把我翻过来坐到我身上,然后伸手拉著套子。 我 真的不好啦。 不然,以后我们再讨论看看? 小君 好吧。 事后我们躺在床上,瞎聊一些无聊的日常。大手町的床还是一样小,不管是哪家店都有够小,虽然按摩店都差不多是这样,但要两个人并排躺著,这个大小真的蛮尴尬的。 小君 你跟另外的泰妹 在一起了? 我们肩并肩躺著的时候,小君突然问。 我 你怎麽知道。 前几天的事情。 我一直想要过来跟你说。 小君 看你笑嘻嘻的就知道了。 你平常才不会这样。 我 我每次跟你见面都很开心好吗? 小君 那我就不可以吗? 我 ⋯⋯ 我不知道该回答什麽。 小君 没事啦。 不过。 你以后不要来这裡了。 我 啊? 小君 我是说。 如果你想见我。 我们在别的地方见面吧。 只是你不要再来了。 我 好。 气氛突然有点尴尬,不知道该怎麽回答,连一个好字都有点尴尬,后来我们起身整理服装,等她整理好,我们就准备离开房间,离开前小君还抱了我一下。 我 以后我们都在外面见面吧? 小君 好。 那天之后,我再也没去过大手町,我这个人没什麽优点,说话算话是我一定做到的事情,我讨厌别人说谎,当然自己也不喜欢,甚至到了厌恶的程度。 偶尔还是会跟小君聊天,有时间也会约出去吃午餐,对现在的我来说,和小君早就没有什麽特别的关係,但她仍然还是我很重要的朋友,到今天还是。 虽然也就只能到这程度而已了。

星哥东南亚,泰国夜生活,越南夜生活暗黑团专家
关注我们
  • YouTube

订阅我们的Youtube频道

​微信客服: nightlifedashen